<dd id="i9tze"><center id="i9tze"></center></dd>

    <form id="i9tze"><legend id="i9tze"><noscript id="i9tze"></noscript></legend></form>

  • <wbr id="i9tze"></wbr>

  • <sub id="i9tze"><listing id="i9tze"></listing></sub>
  • <sub id="i9tze"><listing id="i9tze"><th id="i9tze"></th></listing></sub>

    1. <sub id="i9tze"><listing id="i9tze"><meter id="i9tze"></meter></listing></sub>

      <form id="i9tze"><legend id="i9tze"></legend></form>
    2. top

      日本关税优惠取消只是冰山一角!欧盟再出禁令,纺织业:狼来了!

      2019-04-01

      22.jpg

      海关总署近日发布公告表示,根据日本驻华大使馆通报,日本财务省决定自2019年4月1日起不再给予中国输日货物普惠制关税优惠。这意味着我国每年约120亿美元的输日商品的平均关税整体上浮约3%。这对于我国纺织服装出口企业来讲,可不是一个好消息。

      11.jpg

      这一政策的调整,将对中国出口企业尤其是化工、纺织企业产生明显影响。

      以浙江为例,据杭州海关数据显示,2018年浙江省对日出口837亿元人民币,当年杭州海关共为浙江输日产品签发普惠制证书24569份、货值61亿元人民币,可享日本关税减免约1.8亿元人民币。主要签证产品为纺织品、化学工业品、塑料制品、水海产品、钢铁制品、肉鱼制品、机电产品等。

      新政实施后,仅浙江的化工业、纺织业两类出口产品在日本将减少关税享惠8000万元人民币。

      日本自1980年起给予中国普惠制待遇,是关税优惠幅度最大的普惠制给惠国。2018年12月,日本财务省正式宣布重新调整“特惠关税”制度的对象国,将中国、墨西哥、巴西、泰国和马来西亚5个国家从发展中国家关税减免名单中剔除。而越南、印尼、印度等国的普惠制待遇依旧保留,意味着与这些国家相比,中国产品价格竞争力的削弱,中国产品将面临更为激烈的竞争。

      此外,一些日资企业在中国设置生产基地,采购国内原材料制造产品后返销日本,关税成本的提高或将使得日资企业重新考虑全球生产基地配置,取消在华扩大投资的计划。

      然而,中国输日货物普惠制关税优惠取消只是今年行业所遇挑战的冰山一角。

      欧盟将对进口纺织品全面实施NPE禁令

      近日,英国主流媒体《卫报》发布消息称,欧盟各成员国日前经匿名投票已通过在纺织品中禁用壬基酚聚氧乙烯醚(NPE)的禁令。禁令设定了5年过渡期,期满后若纺织品NPE的含量超过0.01%(即100mg/kg),则不允许进入欧盟市场。

      《卫报》所指的禁令实际就是2018年4月16日欧盟以环境保护为由通过WTO网站向成员国发布的G/TBT/N/EU/280号通报中所指的REACH法规修订草案。根据草案,除了已经经过多次水洗的二手商品或回收利用的纺织品可豁免该规定外,欧盟将对进口纺织品全面实施NPE禁令。

      该消息经报道后,引起全球广泛关注,虽然NPE危害已达成共识,但现阶段禁用NPE仍将给纺织业发展带来巨大冲击。欧盟发布禁令公告后,已有当地企业向欧盟当局提出抗议,表示NPE在供应链中用途广泛,很难遵守。

      而我国纺织产业的技术水平客观上仍与欧盟存在一定差距,即便新规提供了5年的过渡期,我国出口企业的应对之路仍然任重道远。而作为纺织服装出口大国,该禁令对我国的影响也将凸显。

      前2月出口额两位数下降,纺织业:狼来了?

      今年前两个月的数据显示,我国纺织品服装出口正处于下行压力之下。据海关统计,2019年1~2月,我国纺织品服装累计出口额为381.55亿美元,同比下降11.6%,其中纺织品累计出口额为173.8亿美元,同比下降7.8%;服装累计出口额为207.75亿美元,同比下降14.6%。

      据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分析,2019年纺织行业经济运行面临的外部环境更趋复杂严峻,运行压力也将明显增加,预计主要运行指标增速将较2018年有所回落,出口增长压力尤为突出。

      在内外需求增长趋缓、市场销售压力加大的同时,纺织行业还面临一系列其他的影响因素,其中既有综合成本提升、用工结构性短缺、环保监管严格等常态化的发展压力,也有中美贸易摩擦、流动性趋紧等阶段性的不确定因素。

      其中较为突出的影响因素:

      一是中美贸易摩擦影响仍不容忽视。虽然现阶段纺织行业涉税产品对美出口金额有限,但纺织行业国际贸易环境不确定性大大提升,不仅直接影响出口订单、企业信心以及相关生产、就业,也将对国际采购格局以及我国纺织行业的国际分工位置、投资布局结构等产生潜在影响。

      二是环保形势更趋严峻。2019年,《土壤污染防治法》、《环境影响评价公众参与办法》等法律法规将进入实施阶段,中央第二轮环保督查即将启动,排污许可制度将覆盖所有重点行业。虽然国家明确规定监管措施不得“一刀切”,但是在地方环保部门的工作方案中针对水域中出现污染物浓度超标、污泥总量超量、未入园区集中发展等问题,仍然强制所在地区全部印染企业停止排污及停产,给正常生产造成较大困扰。

      外贸寒冬的背后,是无法逃避的现实困境:订单难、流通难、成本优势不再……

      但小编觉得:狼来了,我们能做的,就只有任人宰割吗?一位从事纺织行业多年的老前辈说:“不注重质量,新产品创新也没有,这种的企业只能被市场淘汰。它淘汰后的留下的空间,不就是活着的企业的机会。”于黑暗之中看到光明,就正如在最坏的时代里,看到最好的时代。希望企业能未雨绸缪!

      不戴套交换系列100部分_玩两个丰满老熟女_少妇被水电工侵犯在线播放_国产性自爱拍偷在在线播放